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riciel · 姬萦祺
スポンサー広告  

【普奥】7/8
半夜寂寞的产物。
所以它……十分中二。


灵感单纯来自这个歌名↑

与歌词内容没什么关系贴上来只是宣传yuppe的美曲而已。
啊……硬要说的话也和作曲老师让我做的仿巴托克的作业有关。

白发马鹿经常会做眼镜儿完全无法理解的事。
不说他在自己脑袋上养肥啾。
不说他经常莫名其妙发出桀桀桀桀的笑声。
不说自己一出门他就惯性尾随,美其名曰怕自己迷路,当然不排除这确实是真实原因。

可是怎么会有人喜欢在自己完全料想不到的时候,毫无缘由的轻吻自己。
真的是蜻蜓点水般的轻吻。
来的无征兆,带着些惊吓的吻。

不知道他这是种什么兴趣,每次亲完还喜欢顶着一脸蠢笑,看自己出丑么?
……算了,不去理解他那堪比小学生,不小学生都比他的脑子有内容一些。


“小少爷做什么呢啊?”
嗯?
石板路,两旁的树木投下绿荫,罗里赫的呆毛随着脚步的瞬滞微微颤动了下。
看来是想那些东西想的走神了。

“……什么?”下意识收紧了手中装满了刚购置的日用品的纸袋,罗里赫转过头问道。
基尔伯特扬起了眉毛,咧开嘴:“呆——了?路痴还不好好看路……”
“我与一点烦恼也没有的笨蛋先生可不同。”
“是是,连买纸巾都要挑三拣四的小少爷。”
“您是无法理解……”
“这么多余的事我才懒得去想呢桀桀桀桀!”笑完,补打了个哈欠。

罗里赫看着因为泪水有些模糊的红瞳,眉毛拧在一起。
多事。
去趟超市还要跟着,自己挑东西的时候又死不耐烦。虽然回去的路上能帮忙提点东西。
不过还是很多事。
就算没有他,也最多是晚几个小时回家罢了。反正自己不急。
“你是不急,那么晚回去WEST的晚饭怎么办!?”对此,基尔伯特是这么回答的。
“好吧,反正笨蛋先生您也闲到极致了。”
不理会他那吵到扰民的低级辩解,往往自己直接一步踏出门去,不了了之。


从大道渐渐步入小路,二人间的间距也渐渐缩小。
四周比先前嘈杂的街道静多了,可以清晰地听到二人的脚步声,错开着,无规律地,令人心乱。

老实说,他们拥有着很糟糕的默契。
先前斗嘴时,罗里赫以为基尔伯特会用他常惯地恶作剧来堵他的嘴。
而他没有。

杂乱的节奏会让罗里赫失去安定感,他再次皱起眉。
身体本能地去迎合身旁的那个节奏,又因为“怎么可以纵容那个笨蛋先生”而被理性扯回来,相当不好受。

“惊喜”就是会在这种窘迫的时期降临。
脸颊被轻轻地一触,忽然地就把节拍换上了休止符。

“您、您这是做什么?!”无数次被戏弄,还是不能坦然面对,玛利亚采儿依然一抖一抖,pokapoka的喷出蒸汽。
“提醒小少爷别摔着了,路都不会走。”基尔伯特本想搂上小少爷的肩,手往上提了没多少那在他掌心上勒出红印的袋子就提醒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别过头,“多管闲事,笨蛋先生。”


7/8。
七拍子。
给予作曲者在节奏上极大自由的拍子。
因为重音可以随意分配,七拍子的乐曲往往十分具有动感,有很强的推动力。

但也是由于重音安排的随意性,
怀着期待与不安的听者,
可能永远也不知道下一个重音在哪。
Triciel · 姬萦祺
妄想浮現   0 0















 

http://jiyingqikyo.blog20.fc2.com/tb.php/63-8d02ac85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