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riciel · 姬萦祺
スポンサー広告  

【迪云】For Time Killing//Not an Excuse
灵子的《Huming On The Way Home.》番外。
请先去看那神……不,平凡的奇迹一般的并盛三人组的友情(重音)文。
传送门在这里→【獄寺中心/並盛三人/8059】Huming On The Way Home.

说是番外其实他们之间的关联并不大?(苦笑



九月八日。
半躺在沙发上的Dino翻下手机盖,长叹了口气。
“虽然说只要两个小时就好……阿纲,你还真是会给我出难题。”手指摁了摁眉间,他站起来,出发去执行师弟给他的,有挂彩可能性的高危险无报酬任务,呃,其实只是个请求。


For Time Killing//Not an Excuse


夜间的并中有些中学校园共有的阴森,九月的温度还不是那么低,但夜风也有着些许凉意,实在今人感到煞气。
为什么恭弥会喜欢一直待在这种地方……半眯着眼考虑着没可能得知结果的问题,Dino一边往楼顶天台走去————漆的楼道让人背脊发凉————恭弥会在那里的吧。

到尽头,推开门,空旷的天台,坐在栏杆上的一道背影映入视野,色校服外套披在肩上,摆动的幅度仿佛随时都会被风吹下。
果然在啊。Dino龇牙笑了,一方面是因为冷风,“坐在那么危险的地方……”
铛。
鞭子格住了夜里依旧银闪闪的凶器,但凶器持有者丝毫不为之所动,不依不饶的寻找着破绽进攻着,Dino只退不进,还想说些什么都没有空暇,咂舌,强是好事可是这强别老向着自家人啊恭弥!
到了天台边缘无路可退的时候,Dino背贴上栏杆,忽然放下了鞭子。
冰冷的凶器带着残影逼近脖子————不自禁地提气————却在临着皮肤几乎无法丈量的距离停下了,跳动的动脉血管已经可以感受到那比夜风低许多了温度。

“哈……”Dino一瞬松懈下来,看来赌对了,顺带翻个白眼……“恭……”
“为什么?”维持着危险的姿势,云雀再度彻底侵犯了Dino的发言权,问道。
“……什么?”
凤眼眯起,充满了杀气,拐子贴紧了Dino的脖子,“不认真和我打。”
“……”忽然很有挫败感,“……我找你又不是为了打架……喂恭弥等等!”抓住听到没架干就转身要走的人的衣袖,一把将披着的外套扯了下来。
周遭气温随着少年转身后的眼神下降到零点。
“你……究竟是来干吗的?”
那一瞬间Dino真的很想向他亲爱的师弟道歉对不起这是我的极限了我不至于要用生命去换那两小时吧!
“呃……”怎么办又不能说我是受阿纲的委托来拖时间的!
“啊嚏……”
“哎……?”
穿着单薄校服衬衫的少年转过头抽了抽鼻子。忽然脸上有毛毛的触感,Dino把他的毛领子大衣披在了自己身上。
皱眉头,“快拿走,好重。”
“着凉了还这么任性。”Dino的口气不再像之前那么气弱,仿佛现在才看的出他也是一家族之首。
“你冻病了我就又少了一项乐趣,虽然今天你让我很扫兴。”云雀一边说着扯走Dino手上的自己的校服外套,往他头上随手一扔。
Dino拉下盖住自己脸的外套,披在自己身上,往云雀身边一坐,苦笑着抬头问道:“我说,我们见面难道就只有干架吗?”


自从担任这家伙的家庭教师,自己身边仿佛就多了一颗不允许躲开的定时炸弹,迫于自己的家庭教师的强制性“请求”,他要定期来找云雀特训,但是他很强,就算和他认真打,自己也难免要负点伤。
不过其实他也乐此不疲,因为他发现云雀只有在打的兴起的时候,才会露出孩子般的,得逞或者说尽兴的笑,而落到下风或者输掉的时候也会孩子气的撅起嘴,像动物一样实在可爱。
但久而久之……他却不希望在一起时和他总是不停的打斗,不是腻味也不是因为他不需要再训练,只是他希望,除了在他午睡时,也能看到他睡觉时才会有的那种安定感,而不是每次见到他都散发着的“Keep Out”的气场。

阿纲正好给了他一个机会,即使这也是一个赌局,像刚才赌恭弥不会真的想杀死他一样,尽管那股子杀气是那么逼人与货真价实。


Dino看来赌输了。云雀微微偏过头,“难道不是吗。”
“真冷淡啊……偶尔像这样说说话也不行?”叹气。
“……”
短暂的沉默,云雀也坐了下来。
“说什么?”

转机到来了吗。

Dino撑着头盯着云雀,“就说说大半夜为什么要坐在栏杆上好啦,那么危险……”
“为了看并中。”
“……哎?”突然觉得阿纲他们万一被发现会死得很惨的Dino勉强地继续话题道,“就算天气这么冷也要看……?”
“与你无关。”
视线好痛!

Dino将目光转向夜空,很好的天气,浮云仿佛静止,不再那么飘忽不定,给人以难以琢磨的感觉,轮廓不规整但清晰,若是用笔去勾勒,说不定能讲轮廓画下来呢。

继续搜刮话题。
“呃……这种天气……想吃点热的啊……像BBQ什么的……”
话出口不到三秒,Dino就想咬了自己的舌头,他心虚地看了看云雀,凤眼的少年将它再次眯起,鼻子抽了抽,明显不是吸鼻涕而是……
少年如同猫看到猎物般地盯向了体育馆的方向,他迅速站起,把大衣甩到Dino身上,往猎物的方向奔去,也不管身后人有些类似哭泣的叫唤。
“恭弥等等!啊啊啊怎么会这样阿纲对不起!”Dino一边抓着脑袋一边也向体育馆的方向去。


中途企图拦截云雀的时候被他不由分说地揍了,最后非常遗憾地看到了云雀对着纲吉释放杀气的场面……不过似乎他们已经渡过了生日会的高潮,自己勉强算是完成任务了吧。
啊……不过等会儿怎么跟恭弥解释呢。
“喂,跳马。”
糟糕,连打腹稿的时间都没有吗……苦笑。
“居然是帮食草动物拖时间……如果和我干一架的话或许可以原谅你,不,如果和我干架的话说不定他们群聚就不会被我发现了。”他笑着悠悠地吐出那些字句,不过那笑容绝对不是Dino想看到的,那是嗜血的笑啊,就差舔舔拐子了……
冷静,呼气。
“这边有人过生日,我们在那边你死我活不太好不是吗?”Dino耸耸肩,“而且作为你的家教,偶尔也需要多了解一下自己的学生吧。以后我会来多来找你的,我没想到我的学生连照顾自己都不会,甚至不知道什么天该穿什么衣服。”
确实,真是令人难以放心。
“大夏天捂痱子的人没资格说我,多管闲事。”
“……咳,行啦别人生日那么高兴的事别老板着张脸,对了你生日什么时候?”
“已经过了。”
“……”
又是沉默。

“真的是来找我说话的吗。”
“是啊。”即答,“就算阿纲不来拜托我,偶尔我也会来陪陪你的。”龇牙笑。
“真无聊,多事。”
“怎么会……恭弥你好好回答就不无聊了嘛,来,告诉我你的生日。”
“……五月五日。”像是放弃了一样,云雀瞥开,轻轻地念出。
“嗯……”Dino拿出手机,“记下了。”
云雀盯着手机,嘴唇微微有点撅起,习惯性的。
“很晚了,要我送你回去吗?”Dino顺手揉了揉云雀的脑袋,立刻被拍开,“不用。”
然后他便转身走了。

Dino一边无意识地翻着手机盖,一边对着背影喃喃着:“明年……要怎么准备呢……可不能输给阿纲,要给恭弥一个惊喜呢,嗯……”
手机盖抵着下巴,嘴角是一弯玩味的弧度。


-Fin-





后记:
它、它很空洞对吧!
于是为什么大家都会写文的时候受BGM影响呢……我总是写着写着耳边都不知道过去了多少首什么歌。
久违的用手机写的文,和一年前写10+DH时一样,然后我发现我的DH无论十年前还是十年后相处模式都没有变呢。
总之两千字小甜文最棒了不是吗> <!(你真的没有加到三千字吗喂!
Triciel · 姬萦祺
妄想浮現   0 0















 

http://jiyingqikyo.blog20.fc2.com/tb.php/51-b596cf73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