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riciel · 姬萦祺
スポンサー広告  

【普奥】并非最遥远
补给少爷的生日贺。
我果然还是只会写短文。

罗里赫所爱用的那架三角钢琴,放置在阳光恰好洒满的地方,不可否认那里光线很好。
他喜欢在弹琴时将窗户大开,除非暴雨,不过雨天由于湿度的改变,钢琴的音色会变得让他没有心情演奏。
风有时会吹动他的谱子,翻到不知道哪一页去,他也不在乎,毕竟他爱的那些曲子,不是刻在心上,也被手指的肌肉记下了。
这个习惯从很早很早以前,就已养成,当时只是想吵他的邻居,起初还抱了一丝希望能感化那在他眼里极其粗俗的笨蛋先生的,可不久他就明白了那不过是对牛弹琴。
这比喻其实并不准确,因为罗里赫确实偶尔能收到那笨蛋先生的抱怨:“小少爷你就不能安静点吗!大清早炸醒了本大爷不说,本大爷刚想睡个回笼觉你就又开始制造噪音!今天怎么不捣腾你那肖邦啊也好给本大爷当个催眠曲!”
“……不懂得欣赏李斯特的笨蛋先生您没有权力干涉别人的爱好!还有您自己作息时间不正常是您自己的错!”
“谁家早起想你一样炸厨房啊!”
“我、我只是在修理烤箱而已!”
基尔伯特扬了扬眉毛立刻画十字开始为烤箱祷告,还没说两句就被pokopoko冒着蒸气的罗里赫轰了出去。

因此也坚固了他那开窗“扰民”的习惯……



今天他又坐在阳光下,微风逗着玛利亚采尔一晃一晃,而他翻着许久未碰的贝多芬奏鸣曲集。
想起这是基尔伯特少数听得下去的作曲家之一,他停下手,向窗外邻居家的方向望去。看到远处现代化的高楼,他一失神,想起来,那家伙,早就不在了。

缓缓地,叹了口气。
没关系的。他告诉自己。

东方有一位诗人写过: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
而是 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他认为这真是一首很美的诗。
“所以——”他继续翻起谱子,“我想我们之间的距离,还没有远到连琴声都传不到。”

然后他翻过了那一页,翻过了原本想弹的,贝多芬第八钢琴奏鸣曲。

Fin.



*贝多芬第八钢琴奏鸣曲标题——悲怆。
标题它又死蠢了。
于是最近看多了历史向虐文来治愈自己一下。
少爷他会承认他爱着白毛马鹿的,我一直坚信,尽管不会是用直接的方式说出来。
以及我爱死了泰戈尔那诗。

顺便……我的文章结构怎么就是……那么的……废柴呢呜呜呜……
Triciel · 姬萦祺
妄想浮現   0 0















 

http://jiyingqikyo.blog20.fc2.com/tb.php/47-bc624541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