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riciel · 姬萦祺
スポンサー広告  

【普奥】7/8
半夜寂寞的产物。
所以它……十分中二。


灵感单纯来自这个歌名↑

与歌词内容没什么关系贴上来只是宣传yuppe的美曲而已。
啊……硬要说的话也和作曲老师让我做的仿巴托克的作业有关。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Triciel · 姬萦祺
妄想浮現   0 0

【迪云】For Time Killing//Not an Excuse
灵子的《Huming On The Way Home.》番外。
请先去看那神……不,平凡的奇迹一般的并盛三人组的友情(重音)文。
传送门在这里→【獄寺中心/並盛三人/8059】Huming On The Way Home.

说是番外其实他们之间的关联并不大?(苦笑



Triciel · 姬萦祺
妄想浮現   0 0

【普奥】并非最遥远
补给少爷的生日贺。
我果然还是只会写短文。


Triciel · 姬萦祺
妄想浮現   0 0

如果说语的家伙们组ROCK BAND的话……【未完】
这篇东西单纯只是因为听Tokio Hotel的早期歌的时候,突然脑补出条顿普和子独的兄弟BAND LIVE的画面,就鼻血着把设定搞出来了而已……
因为本废柴自己没有组BAND只有追过VR团BLOG的经验……所以就照着那个扯了,姑娘们尽管吐槽,挑刺的请轻一点……

理所当然的架空了,年龄等设定与历史完全无关,我尽量不OOC,尽量……
大致设定的话,是阿普想组学园乐队于是拉上了阿西,又去顺便抓了楼上高一年级的瓦修前辈(……),起初是阿普Vocal兼Bass,阿西Guitar,瓦修Drum,后来由于这仨的作曲水平不过关,整出来的曲演奏起来总是怪怪的,阿普就只能在弟弟的强烈要求下拉着脸和瓦修一起去请瓦修隔壁班的贵族……贵族虽然对ROCK风实在没多大热情不过因为他很闲(?),加上看着阿普被阿西压着头死活不愿意又还是要拜托自己的样子煞到,就只是答应帮他们改改总谱,结果挑出土豆兄弟吃的土豆一样多错误后……“与其浪费脑细胞去看你那令人头疼的谱子,还不如一开始就让我写。”贵族加入,BAND正式成立。

BAND名字随便取的,TH的一首歌名而已。


Triciel · 姬萦祺
妄想浮現   0 0

【6927】标题未定-坑中
一人一先记在这里,写多少算多少远目。



日光从大窗洒入,被窗台上坐着人挡了一部分,在地上留下一道热带水果样的影子。
六道骸扫了一眼挂钟,两点整。
白皙骨感的手握着一只看上去水分就很充足的桔子,抬起拇指,形状称的指甲嵌进果皮,角度微妙,使无法避免的汁水喷进空气中。随后,慢条斯理地,有节奏地,将桔子皮一片,一片剥下,与窗外流云的速度同步。剥下最后一片,轻轻将完整的桔子放在一旁的办公桌上。
桌边对着以漂亮字体书写的文书苦恼着的人,彭哥列十代目,并未停下手上的工作,而是一手绕着自己额前的刘海,一面皱眉思考着什么。
意大利午后的阳光的催睡度与其清咖的提神度怕是一致的。
于是对着恼人文书的泽田纲吉上下眼睑开始越来越亲密。
另一边坐在窗台上的那位,则嘴角保持着一个诡异的弧度看着前方首领的头和办公桌的距离越来越近。
最后以首领头砸到办公桌后彻底清醒告终。
六道骸从窗台上跳下,上前想揉首领的额头,手却被抓住。
“骸……不要这样。”纲吉差点习惯性露出拜托式的笑容,生硬地转成严肃的样子。
放开骸的手,纲吉抓过一旁的桔子,背过身,边吃边继续工作。
吃完,扫了一眼挂钟,两点零五分。
悠闲的堪称奢侈的生活。

一个个分镜,如同缺失的一卷胶片,映在六道骸的脑中,不断的播放,从头播放,再从头播放。

某一日,同样的时间,同样的人做着同样的事。
只是一阵白烟,首领椅上坐着的人突然缩小了十岁。
知道十年火箭筒有多折腾的骸只是稍稍愣了愣,随后继续剥桔子。
十年前的泽田纲吉看见是“熟悉的”首领室而不是更奇怪的地方后松了口气,转头看到六道骸却立刻石化了。
第一他嘴角笑的比十年前更诡异诶第二他坐在窗台这么危险的地方不会掉下去么第三他为什么都没有kufufu第四他在首领室干什么第五他……他居然在剥桔子!?
……纲吉咽了口口水,虽然只有五分,还是打个招呼吧?
还没等纲吉鼓起勇气,骸已经把桔子皮剥完,放在了桌上。
看着面前陌生又熟悉的人欲言又止的窘态,六道骸饶有兴趣地用手支着头,笑:“好久不见,彭哥列。”
对方一扫先前苦恼的模样,惊愕地眨了眨眼,随后腼腆地笑:“嗯……骸……さん。”
尴尬地连手都不知道放哪了,而且这是椅子上,退都没地方退。
而且这个时候大只死凤梨笑得一脸诡异把桔子推了过来。
面对这样的骸,纲吉其实很不习惯。原因是……十年前。
不过现在也没时间去解释什么,只好故作自然的接过桔子,分成两半,一半递给骸。
然后看着骸似笑非笑地吃下,自己也慢慢咀嚼。
因为一些事,甜桔子也吃不出甜味,而且,是六道骸剥的,剥给十年后的自己的。
这么想着突然笑了,却又被白烟笼罩,回到了原本的时空。

-梦-

噪杂的人声,因为下雨格外潮湿的空气和那种特征性的闷闷的感觉。
与墓地倒是很相配的天气。
“六道骸……最后果然只剩骸骨了
“这是彭哥列的地盘,说这闲话嫌命不够长啊!”

Triciel · 姬萦祺
妄想浮現   0 0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